新华直播_新华网

时间:2021-09-29 20: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次“团结奋斗,捍卫主权:钓鱼岛问题座谈会”,本次座谈会是由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北京市青联和新华网作为主办单位,中国海监总队、中国国家海洋局、中国人民外交协会等部门参加,有各个来自行业的人士前来座谈,外交部非常重视这次“团结奋斗,捍卫主权:钓鱼岛问题座谈会”。首先,请外交部乐玉成部长助理发表主旨讲线 ]

  各位专家学者,社会各界的朋友们,大家好!感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北京市青联和新华网作为主办单位邀请我参加这次座谈会。这次座谈会的背景大家都清楚。4天前,日本政府不顾中方反复严正交涉,宣布“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南小岛和北小岛,对这些岛屿实施“国有化”。日本政府的这一行径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愤慨。今天,利用这个机会我想和大家谈谈个人对这一事件的一些看法。

  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制造事端,风波不断,仅今年就接连发生日政府对钓鱼岛部分附属岛屿命名、部分议员赴钓鱼岛海域“钓鱼”、右翼分子登岛“慰灵”等闹剧,最终日本当局走到前台,实施所谓“购岛”计划。日方这一连串的动作充分说明,日方的“购岛”行动绝不是一起偶然事件,它是日本国内政治气候的变化所决定的。日本国内有一股“邪气”正在把日本和中日关系引向极其危险的方向。

  过去20年,日本经济一直低迷,加上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和去年“3•11”大地震的巨大冲击,经济发展前景很不乐观。国内党派斗争激烈,政府更迭频繁,充满不稳定和不确定性。以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利用日本国内的这些问题煽风点火,兴风作浪,并逐渐形成气候。日本经常有政客跳出来公开否认侵略历史,否认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战争暴行,说明这股势力能量越来越大,已经影响到日本的政坛风向和政局走向。周边和国际上不少人都已经发出警示,日本正在走向“极右翼主义”。日本当局不仅不对右翼势力这股祸水严加管束,反而姑息纵容,甚至将其当作“挡箭牌”,用来对周边邻国进行挑衅,力图对外转移视线和矛盾,已造成日本与邻国之间关系普遍紧张。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积极谋求修改和平宪法和无核三原则等,企图摆脱战后国际秩序的束缚。这些动向十分危险,值得警惕。

  日本国内这股“邪气”也突出表现在中日关系上,总有一些人不愿接受中国发展壮大的现实,看不惯中国人过上好日子,想方设法给中国找麻烦,在中日关系上滋事。钓鱼岛问题就成了这些人破坏中日关系的重要“抓手”。

  由此可见,这场钓鱼岛风波完全是日方一手挑起的,目的就是要改写日本当年非法窃取中国领土的不光彩历史,否定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历史事实,这种企图是徒劳的、无益的。“未曾拥有则不能给付”,这是一句众所周知的法律格言。就好像一个人从邻居家抢了一辆自行车,不管是他儿子骑,还是他本人骑,都改变不了自行车不属于他的事实。无论日方将钓鱼岛等岛屿怎么转手和折腾,都丝毫改变不了日本侵占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丝毫改变不了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土主权。

  围绕所谓“购岛”,日方抛出了种种谬论,试图掩人耳目,混淆视听。今天在座的有不少日本问题和国际问题专家,我们应该把钓鱼岛的真实身份和来历进一步说清楚,让世界了解钓鱼岛问题的真相。日方的谬论概括起来主要有四条:

  一曰钓鱼岛是“无主地”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大量文献史料表明,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和利用的。15世纪以前,我国东南沿海的一些商人、渔民即把钓鱼岛等当作航海标志,历来在这些岛屿及其附近海域从事生产活动。早在明朝初期,钓鱼岛等岛屿就已经纳入中国海防管辖范围。这一点日本在近代以前的有关史料也是明确承认的。钓鱼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不是一句空话,不是查无实据,而是铁证如山。

  二曰中日“不存在领土争议”论。日本利用甲午战争非法窃取钓鱼岛,二战结束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业已回归中国版图。1951年,日本同美国等国家签订片面的“旧金山和约”,将琉球群岛(即现在的冲绳)交由美国管理。1953年,美国控制下的琉球民政府擅自扩大管辖范围,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裹挟其中。1971年,日、美两国在“归还冲绳协定”中又擅自把钓鱼岛等岛屿列入“归还区域”。中国政府对日、美这种私相授受中国领土的做法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不予承认。历史不容翻案。日方否认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争端,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对战后国际秩序的直接挑战。

  三曰中日在搁置领土争议问题上“不存在共识”论。这更是彻头彻尾的背信弃义。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和1978年缔结和平友好条约谈判过程中,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着眼大局,就“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达成重要共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大门由此开启,中日关系才有了40年的巨大发展,东亚地区才有了40年的稳定与安宁。现在日本当局对两国当年的共识矢口否认,缺乏最起码的国家诚信,也严重动摇了中日政治互信的基础。

  四曰政府出面“购岛”是“被逼无奈”论。日方说政府“购岛”是为了避免石原“购岛”对中日关系可能造成的伤害,是为了保持钓鱼岛所谓的“平稳、稳定”,这完全是托词和借口。我们看到的事实和结果是,石原先是搭台,上演“购岛”闹剧,日政府“犹抱琵琶半遮面”随后登场,和石原一唱一和演“双簧”,目的就是强化日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所谓“法理地位”。如果听信日本政府的辩解,我们不禁要问,日本到底谁当家?我们该和谁打交道?日方如此折腾,钓鱼岛哪里还有什么“平稳、稳定”?

  自今年4月日本掀起“购岛”风波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领导高度重视有关事态发展,多次作出重要指示,并深入做日方工作。主席、总理等中国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分别向日方表明我方严正立场,要求日方充分认识事态的严重性,慎重妥善处理钓鱼岛问题。我国外交部和驻日使馆向日方反复密集交涉,要求日方立即停止一切单方面行动,回到通过对话协商管控分歧的正确轨道上来。

  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我方反复严正交涉宣布“购岛”后,中方立即做出了强有力的反应。外交部在第一时间发表严正声明,杨洁篪部长立即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向日方提出强烈抗议。同时,我驻日大使也在东京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几天来,全国人大外委会、全国政协外委会、全国学联、全国青联等单位也纷纷发表声明,国防部发言人发表谈话,同声谴责日政府的这一恶劣行径。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采取了宣示和强化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立场的一系列举措。首先,我们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划定并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点基线,这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有关规定。今天凌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了中国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点基线的坐标表和海图。公布领海基点基线是确定国家管辖海域的前提,这样就可以根据《公约》规定的条件确定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这为维护我国对钓鱼岛的主权和附近海域的主权权利管辖权提供了更加明确的法律依据。今天,中国海监船舶编队抵达钓鱼岛海域开展维权巡航执法,这是我们捍卫领土主权的又一有力举措。

  此外,我们还宣布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开展常态化监视监测,央视开始发布钓鱼岛及周边海域气象预报及海洋环境预报。这些举措都是对我国主权权利的一种宣示和加强。

  这几天出台的一系列重大反制措施伸张了我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打击了日方企图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嚣张气焰。下一步,我们将根据事态的发展,针锋相对地采取有力举措,维护国家领土主权。

  各位朋友和同仁,我非常赞赏今天的座谈会以“团结奋斗、捍卫主权”为主题。面对钓鱼岛局势的最新变化,我们要坚定信念。要看到祖国在一天比一天走向繁荣与强大,中国国际地位在日新月异地提升,中华民族任人欺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要保持团结。近代史上,中国之所以饱受日本侵害,就是因为当时国家四分五裂,一盘散沙。今天的中国已远非昔日可比,只要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就没有谁能在我们头上撒野,就没有任何外来挑衅能够得逞。我们要努力奋斗。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得更好,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这是我们维护国家主权、挫败任何外来侵犯的坚实基础。

  最后,我还要再一次正告日方,造成中日关系今天局面的责任完全在日方,中日关系今后向何处去也将取决于日方。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40年里,中方始终以中日关系大局为重,妥善处理双方矛盾和分歧。但中日关系的发展不能只靠中国单方面的努力,日方必须立即停止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动,尽快回到双方达成的共识和谅解上来,尽快回到谈判解决争议的轨道上来。中方决不会承认日方对钓鱼岛的非法侵占和所谓“实际控制”,决不会容忍日方对钓鱼岛采取的任何单方面行动。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意志和决心是坚定的,是任何力量也无法动摇的!谢谢大家。

  感谢乐玉成先生的发言,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到,刚才的发言分析了日本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采取这个措施,日本的国内政治背景、经济背景,日本的所谓四条理论没有一条是站得住脚的,根据事态的发展,中国将进一步采取针锋相对的措施。下面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阮宗泽发言。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本来是第一经济让两国关系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但是日本一意孤行,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执意侵犯中方的领土主权,动摇了中日关系的基础,严重破坏了中日关系发展的大局。事实上,二战以后日本应该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将钓鱼岛归还中国,但是事实发展并不如此。我强调,第一,日本非法侵占钓鱼岛是对二战秩序的公然挑战,《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成果,日本是战败国应该归还中国领土,日本不仅不履行自己义务,反而变本加厉,企图固化对中国领土的占领,这是错上加错的。日本对钓鱼岛的非法窃取不仅仅是对中国的挑战,而且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公然否定,同时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将钓鱼岛行政权售授给日本,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也难辞其咎,让我们拭目以待,共同维护二战的胜利成果。第二,日本在东亚频频挑战争端,对东亚地区局势造成一种紧张的状态,直接损害东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现在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相信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这是因为维持了和平安定的发展成果,已经成为了世界增长的引擎,在国际上的地位和作用日益提高,日本没有这种和平与稳定,亚洲经济发展的条件就将消失,在世界经济面临众多不确定因素的当下。当务之急应该是珍惜和呵护这一来之不易的发展环境。亚洲要为世界经济的复苏和增长提供更大的权利,但是日本挑动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成为麻烦的制造者。

  日本去年遭遇地震、海啸、核泄露等打击。其决策者仍然与周边国家交恶,人们不仅仅要问日本将向何处去?日本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一个和平的角色还是捣乱的角色?中国政府依法理直气壮地维护国家领土主权的完整,既体现了成熟的理性,又展现了绝不动摇的决心,中国政府本着有理有利有节的态度去面对这个问题。中国反制将绝不手软,谢谢大家。

  各位朋友、各位同仁大家好。大量的历史文献充分表明,钓鱼岛在主权归属上属于中国是不争的事实。其次,我们同日本主张的所谓尖阁列岛主权形成的主权要求形成了尖锐对立。日本今天挑起的“购买”钓鱼岛就是否认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两国曾经有过的默契。所以我们要辩明在过去40年中,中日曾经对钓鱼岛有过默契这样的事实。1996年以后日本否认曾经的事实,并且埋下了今天爆发争端的因素。历史纪录表明,1972年9月27日下午,周恩来与来访的田中角荣曾经有过交流,田中角荣首相表示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周恩来总理说以后再说,这次我们解决大的基本问题,先解决两国大的问题,但是目前急迫的问题是两国关系正常化的问题。从日本方面讲,田中首相来华之前,认为钓鱼岛主权争端是两国关系上的重大问题,并且有人要借机做文章,破坏两国建交。从中国方面讲,周总理认同了田中提出的“以后再说”,但是目前急迫的是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显而易见,钓鱼岛主权分属是两国关系之外的另一个大问题,因为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是主要的问题,可视为中日在钓鱼岛问题存在默契的内容。1974年中国副外长访日,曾经表明我们建议把这个问题放一放,事实上两国外交系统都明白钓鱼岛争端只是一个束之高阁的问题。1978年4月14日日本公使曾表示,他们已经知道两国领导人已经将这个问题挂起来,日本政府的态度没有变化。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中国政府主张把钓鱼岛问题挂起来,留待将来解决。因为双方同意挂起来,这是悬而未决的问题。1978年11月25日,中方到日本首相官邸拜访举行第二次会谈,谈到了这个问题,当时有日方多位高级官员在场。先生讲过,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可以不在会谈中谈,我们这一代人不够聪明,想不到合理的办法,我们的下一代比较聪明。日方叫尖阁列岛,中方称为钓鱼岛,双方约定不谈及这个问题。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但是有些人想借这个问题阻碍中日关系发展,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我们总会找到一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日方对先生的发言报以掌声。后来我方也重申过我们的原则和立场,日方曾对日本右翼分子进行过约束,包括一些日本地方议员和国会议员,登岛以后也受到过日本方面的传唤,这说明日本内心清楚尖阁列岛是与中国领土主权存在着争议,他们对此做法也表示了批评,由于时间关系这部分内容就不一一叙述了。一些来自日本的声音也认为,当务之急,是日本政府应该认清形势,悬崖勒马,从两国关系的大局和自身长远利益出发,展示积极的姿态,消除关于“购买”钓鱼岛的矛盾,达成共识。谢谢大家。

  谢谢高洪先生,从钓鱼岛曾经达成过搁置协议的这些历史史料,我们可以充分感觉到日方所谓的中日之间没有搁置争议之说法与历史事实是完全违背的。下面请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发言。

  大家好,我发言的题目是“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绝不容日本窃占”。日本最近决定所谓“购买”钓鱼岛、实行“国有化”,这完全是违法的、无效的、徒劳的。因为钓鱼岛是中国固有的领土,早在1372年,中国就向琉球国派出了中国的册封史,在这期间,中国派出的册封史留有的大量史料证明,钓鱼岛早在明朝开始就是中国最先发现、最先命名、最先利用,并且纳入中国版图和中国海洋图的,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在同一时期,中国派出水师在相关海域进行巡航,驱逐当时的倭寇对中国的袭扰。也说明这片海域和钓鱼岛列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是受到中国有效管辖的。在清朝末年,钓鱼岛由清朝政府授予台湾管辖。日本在吞并琉球之后,在1879年把琉球王国变成了现在的县,开始把对外扩张的触角伸向了中国沿海,这与中国发现钓鱼岛晚了近400多年。同时日本政府就是当时的明治政府在1885年秘密对钓鱼岛进行了三次实际调查。这些岛屿是清朝已经命名的岛屿,而且对清朝的册封史所熟知的报告,已经写了有日本人想登岛,因此日本当时就知道了这些无人岛已经不是无人的,而是中国的领土,所以没有敢立即占有,但是日本并没有就此罢休。1894年发动了甲午战争,在基本上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日本没有等到和中国谈判就于1895年1月14日秘密决定占有钓鱼岛,这完全是违法的。日本说钓鱼岛是无主地,这里必须指出,钓鱼岛根本就不是无主地,无人岛不等于无主地。占有必须是和平的,公开的方式,而日本是以武力为背景的,日本政府现在还要把它“国有化”,那不是延续了甲午战争日本对外扩张的行为吗?战后,按照《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钓鱼岛在法理上已经归还了中国,日本天皇代表日本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在40年前的1972年9月29日发表的中日联合声明当中,日本表示了深刻反省。中华人民共和国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8条立场。就是说,战后国际法的基本准则,要求日本把从中国占领的东北、台湾、澎湖归还给中国,并且要求日本以武力所侵占的其他国家的领土必须把日本驱逐出去,这就是日本政府在40年前和中国定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当中的准则。当时,中日两国的老一辈领导人,从中日两国根本利益出发,认识到了双方在钓鱼岛问题上有矛盾,有对立,但是难以马上解决,于是达成了一种谅解,把这些问题暂时放一放,首先实现两国邦交正常化。

  40年来中日关系得以这种务实又有创造性的做法,这也是中日邦交关系正常化后有一个不正常的部分,现在这个部分开始发芽了。我们必须面对这方面的挑战,1978年8月12日,中日两国缔结了和平关系条约,和日方的谈判代表日本当时的外相进一步强调,我们还是按照邦交正常化,当时谈的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一放。首先,缔结和约,下一步再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中日两国没有受到钓鱼岛问题的干扰,而是达成了和平友好条约,缔约双方确认在相互关系中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我认为,这是两国和平友好合作的基础,必须继续得到遵守。遗憾的是我们看到在最近,日本多次表示如果不能应对局势,将出动自卫队,这就使中日两国人民感到担忧。中日联合声明中日方做出的承诺是否算数,也牵扯到了国际法中的国际秩序。所以,中国政府为此表明了立场,外交部再次发表声明,我认为是非常必要的,代表了中国人民的心声。

  最后,我要指出,钓鱼岛问题实际上是甲午战争在中日之间遗留下来的领土争议问题,处理不当很可能影响两国关系大局,中日两国老一代领导人处理这个问题给我们做出了表率。我认为,日本的广大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他们愿意和中国保持友好合作,他们不愿意看到中日关系因为这些错误的做法,搞得人心惶惶,特别是冲绳人民和中国有传统的良好渊源。战后以来,美国在冲绳部署了大量军事基地,我们担心这些基地将来会不会重新把矛头指向中国。然而,许多日本人现在并不了解钓鱼岛历史的真相和这个问题的性质,这是非常遗憾的。一旦钓鱼岛争议引发程度更加严重的对立,我认为冲绳会沦为日美军事对抗中国的前沿,日本在经受了去年3·11大地震以后,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表示了非常诚恳的人道主义关爱,我们希望日本能够和平发展,能够摆脱灾后的各式各样困难,而不希望日本由此走向另一条道路。目前,中日关系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是一意孤行呢,还是立即重新回到1972年,1978年中日两国曾经达成的共识,通过外交谈判谋求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要看日方作出怎样的抉择。谢谢大家。

  谢谢刘江永先生的精彩发言,日本清楚的知道钓鱼岛不是自己领地,而且现在日本政府正向非常危险的方向滑行,历史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希望日本悬崖勒马。下面我们请国家海洋信息中心情报与权益部助理研究员张扬发言。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专家,大家好。自从日本国内上演“购买”钓鱼岛闹剧以来,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从上世纪70年代,美日私相授受我钓鱼岛开始,日本国内的有识之士就开始对日本政府的窃岛行为进行抗议。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原京都大学名誉教授井上清,他以大量历史和事实为依据,证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其研究成果和论述被日本各大媒体转载。日本有关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一直有官员、学者主张钓鱼岛主权归中国所有。横滨大学教授村田忠禧教授也曾经再次证明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历史根据。这些日本学者承认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依据明确统一,具体包括钓鱼岛在历史上属于中国是明确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应全部归还从中国掠夺的领土。这些日本学者的研究论据都是基于历史依据的,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是中日两国有识之士对事实做出的结论。

  但是这些观点在日本国内没有形成主流意见,1972年日本政府和主流媒体就开始共同制造尖阁诸岛属于日本,1972年3月8日,日本发布了《关于尖阁诸岛的见解》,日本政府的这种做法之所以能够得逞,与日本国内的舆论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日本国内一些主要媒体通过各自不同的方式对钓鱼岛问题进行报道,比如说一些日本政党的报纸媒体处于自身的立场需求和政治考量,对于钓鱼岛问题报道全部来自自身需要,还有一些只是针对自身有利的问题进行宣传,对披露历史真相的内容没有进行报道。还有部分保守问题也是混淆是非,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一些媒体在做出客观报道的时候也存在着极不协调的情况。另外,对于中国方面的主张和依据,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没有对中国方面的主权依据进行报道,能够涉及到的内容也是断章取义,这些共同构成了日本现象的舆论环境。在当前这种日本国内环境下,官方媒体就是这样相互作用形成了被扭曲的钓鱼岛的情况,对于这种情况,我个人认为应该在宣传方面需要做几下几方面。首先,统一认识,加强宣传,批驳日本的主张,声明我方的立场。其次,让国际社会了解事情的真相,探索有效方式,宣传日本国内学者支持中国的一些观点。由于时间关系,以上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各位同仁大家好,下面我来做一个发言。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是公认的,这次日本右翼势力所谓的“购买”钓鱼岛,是非法的。日本政府根本无权“购买”钓鱼岛,它不属于日本商人,也不属于日本,钓鱼岛从历史上就属于中国,他们怎么能够去“购买”钓鱼岛呢,这里面根本就没有卖家,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笑话。日本的右翼势力忘记了当年侵略中国给中国留下了伤痛,他忘记了中国人民的宽容,不思悔改,不愿意看到我们的发展,不愿意看到我们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我作为一名青年企业家,要努力把自己的企业经营好,为了国家的强大尽自己力量,这就更有力量挫败他们的一切阴谋。我们拥护党和政府作出的决定,我们非常珍惜和平发展环境,但是也不畏惧困难和挑战。在这里,我用一句歌词代表我的心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好山好水好地方,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豺狼来了,等待它的有猎枪”。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下面进入“团结奋斗,捍卫主权:钓鱼岛问题座谈会”第二节议程,日方“国有化”对亚太局势及中日关系的影响。首先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季志业发言。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购岛”是日本色厉内荏 浑水摸鱼的闹剧》,这是一种卑鄙的行为,近20年来日本的经济处于一种停滞状态,去年出现了3·11大地震和海啸,日本的核辐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经济上处于贫富分化,失业人口增加,这些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日本政府。由于经济不景气,日本的社会政治状态也很不稳定,从2006年以来日本每年要换一个首相,可见日本政坛也处于一个混乱状态。2009年更替了自民党来领导日本政府,这三年来我们看到不能够把日本带上复兴。

  日本国家的发展迷失了方向,根本就缺乏领导国家的政治远见,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日本国内实际上处于一个混乱状态,要把国内的民众对政府的不满转嫁出来。这一次所谓的“购买”钓鱼岛,在日本有60%以上的民众是不支持的,但是政府还在坚持,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受到了日本右翼的影响,用对外强硬的办法来忽悠民众。另一方面,“购买”钓鱼岛也是日本政府为比较军力,突破和平宪法的一种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日本近年来一直在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而且开始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则,还要向菲律宾提供巡逻艇等等,日本正在努力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为此他就要找到借口,所以不惜挑起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这种争端,不惜通过这种争端忽悠国内民众为他增加军费开支,为突破和平宪法找到借口。

  第三方面,“购买”钓鱼岛也是日本狐假虎威,借船出海,制造中日矛盾而自编自导的闹剧。鸠山首相曾经提出要搞一个东亚共同体的构想,这些年来,日本在中日韩合作机制当中也一直比较积极。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由于国力不支,又感到美国军事压力非常大,鸠山的政策虽然提出了,但是很快遭到了多方面的打击。所以日本又重新回到加强日美同盟的轨道上,用这种方式来保障所谓的日本安全,所以在外交上日本有了一个很大的反复。想借所谓“购买”钓鱼岛事件的闹剧,为加强日美同盟找到一个借口,来说服国内的一些民众。当日美要加强同盟的时候,日本现在又说中国的军事威胁在,因为钓鱼岛的问题中国要采取威胁行动,所以我们要加强和美国的军事同盟。他想用这种借口来搪塞,所以日本这次所谓的“购买”钓鱼岛闹剧是有一系列的考虑。“购岛”闹剧的背景,就是南海相关国家和中国围绕南海主权也发生了一些争议,日本想浑水摸鱼,为他逐步侵占中国钓鱼岛领土主权找到了一个机遇,所以我们应该看到日本表面上是要强占我们的领土,这其实是他国力虚弱的反映,我们要准确有针对性的做工作,保证维护我国领土主权。谢谢大家。

  大家下午好,我想谈三点想法。第一,要警惕日本走向极右主义。韩国总统李明博曾经说:日本正在走向极右主义。我觉得这个话是有根据的,比如说日本在钓鱼岛等问题的立场,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成果的否定和挑战,最近一些日本右翼政客争先恐后地提供了修改和平宪法,将自卫队改变成国防军等等主张,都说明日本的右倾化十分严重。目前,利用钓鱼岛问题在日本国内煽动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极度不满,让我们想起欧洲的臭名昭著的法西斯头目就是利用民众对一战的结果极端不满,煽动狂热的民族主义浪潮,将世界推入深重的灾难深渊。所以我认为他们在“购买”钓鱼岛问题上表现出的强硬态度和闹剧,正是日本走向极右主义的重要步骤。石原慎太郎等人煽动狂热的民族主义浪潮,正是为这个进行铺垫,在周边岛屿问题也会采取强硬的立场,也会使我们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面对一场长期的艰巨斗争。

  第二,要谨记日本一箭双雕的谋略,日本演出了“购岛”闹剧,背后隐藏着更大更深的矛盾,就是利用钓鱼岛问题刺激中国,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战略部署。2010年日本在经济总量被中国超过,心理特别不适应。在中国和平崛起方面想借助美国的力量牵制中国的和平发展,这成为日本的一种战略需要。所以日本的购岛闹剧是针对中国战略性的一箭双雕的谋略。既谋取控制钓鱼岛,又可以牵制中国发展。他们说如果中国反对日本购岛,无疑是向日本宣战,他们是想激怒中国出手。中国反制日本的手段有很多,中日和平大局必须要有双方共同维护,而绝对不能听任日方乱来,由中方单方面承担维护和平大局的重任。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搞清楚日本最害怕中国的什么东西,日本也包括美国最怕的是中国的和平崛起。正是因为和平崛起,正是中国国力不断增强的源泉所在,正是让日本感到不安沮丧的事实根本原因。

  可见,我们可以用各种相互配合的反制日本的措施,不断壮大我们的综合实力,以一个强大的现代化的中国把日本彻底制服。日本以钓鱼岛为纲,针对中国而展开的国家战略是愚蠢的战略。钓鱼岛问题早就存在,钓鱼岛问题的存在与中日关系的发展两者并存的局面已经持续了38年,钓鱼岛问题不是中日关系的全部,两国还有很多需要扎扎实实去做,去努力互利双赢的事情。福岛才是亚太最需关注的岛,去年3·11地震以及核泄露问题导致的生态危机,威胁周边国家和整个太平洋直到北美洲。

  如今各国面临气侯变暖、粮食安全、核电安全、能源问题等一系列问题,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共同应对。1980年日本制定了一个包括经济安全、农业安全、粮食安全等综合安全保障战略,30年前日本制定的国家安全战略同目前的以钓鱼岛为纲的安全战略相比,不得不说这一代日本领导人比上一代领导人更愚蠢。正如日本有的学者所说:狭隘的民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可以给国民带来一定的喜悦,经济或社会越是停滞不前,政治和媒体就越是把民族不满发泄口转向国外,这样会阻碍长远的国家利益。还有学者指出:国家利益界定的失误必定导向国力衰弱,要防止日本周边出现敌对国家。如果不能正确界定自身的国家利益,国家必然会衰败。石原慎太郎等人借钓鱼岛问题发难,向中国叫板,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够给国民带来一定的愉悦,但是损害了国家利益。当今中日关系已经进入了“强强型”的关系,中国任人欺凌的状态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事实证明,只有推进中日战略关系的发展,才是真正的国家利益所在。如果引起了中日关系危机,是日本人不愿意看到的。我的发言到这里结束了,谢谢大家!

  各位朋友下午好,最近日本当局就中国的钓鱼岛问题猖狂挑衅,日本自以为有恃无恐,日本长期以来经济低迷,政局动荡,社会焦躁,人心浮动,首相一个比一个短命。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不断发动对外侵略战争,日本的挑衅是对国际的公然挑衅,是对《开罗宣言》的蔑视,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蔑视。由于日本的倒行逆施,不仅仅是危害了中国的国家安全,破坏了中日友好关系,也破坏了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影响了世界的和平秩序。当前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一些右翼势力公开叫嚣,要以武力公开占领钓鱼岛,这是十分危险的。这不仅仅违反了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国际法准则,也违背了双方的承诺,也违背了日本宪法不拥有战争权,不以武力威胁国际纠纷的承诺。对于日本一些右翼势力的叫嚣我们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我们记忆犹新。

  我可以负责任地讲,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履行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神圣使命。明年就是《开罗宣言》70周年,我呼吁有关方面重申《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严肃性和有效性。联合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机构,我呼吁安理会要及时召开相关的特别会议,重新审议日本战后的遗留问题,坚决重申《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决议,谢谢大家。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发言的题目是《日本“国有化”钓鱼岛对亚太局势及中日关系的影响》。第一,日本野田政府所谓“国有化”钓鱼岛,是一次配合右翼势力,加速非法攫取钓鱼岛的“政治双簧”,是将钓鱼岛争端激化为危机的唯一责任方。其行为违背中日双方多年达成的搁置争议共识,也必须对此承担一切后果。其次,中国一心一意谋和平、求发展、惠民生,日本也需重振经济,摆脱萧条,因此,两个国家与民族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但是,在此关键时期,日方挑起钓鱼岛危机,伤害两国正常关系,殃及两国经济发展和人文交流,甚至又可能将两国拖入新的冲突,野田政府为此将难以面对历史与未来。第三,亚太地区不仅集中世界三大经济体,而且是大国战略博弈之地,世界格局转合枢纽,任何风吹草地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野田政府如果继续激化钓鱼岛危机,将中日两国拖入新的战争,必然葬送亚太地区现有总体稳定、经济勃兴的大好局面,甚至将整个地区乃至世界拖入新的灾难。俗话说,不谋全局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一世不足以谋一时。因此,本着对两国人民、两国未来,以及亚太和平与稳定负责的态度,日本政府必须彻底醒悟,尽快回到通过谈判解决钓鱼岛危机的正确轨道上来。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其实日方在2010年的时候日本外相曾经明确的讲,不存在搁置争议,无非是中国领导人单方面提出的建议,日本并没有回应。从这个背景上说,1971年美日在商谈冲绳返还给日本的时候,美根据日本外务省前些年公布的解密文件纪录,美国国务院当时是反对把钓鱼岛放在冲绳一起还给日本的。所以日本做了相当大的努力,答应向美国支付3000万美金的返还费用,并且在一些所谓的谈判中向美国做出让步,而且答应冲绳返回之后可以继续让美国用,美国才勉强同意可以交给日本,但是不同意把钓鱼岛放在其中。日本要求在附件当中提提,美国也不同意。日本当时还做了一个保证,因为1971年中国大陆和美国与日本之间是没有外交关系的,关于钓鱼岛的正式谈判是台湾方面,蒋介石政权当时与美国谈判,让美国不要把钓鱼岛交给日本。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做了保证绝对不会在钓鱼岛问题上给美国添加麻烦。所以日本当时说钓鱼岛问题可以搁置起来,如果因为日台由于钓鱼岛问题起了争端,只会对中国大陆有好处。前原诚司当时说,这个是中方领导人单方面承认的,日本领导人没有承认。1972年9月30日,在回答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会上,大平正芳就讲了,此次与中国谈判没有谈尖阁列岛问题。10月1日,田中角荣说过,曾经表示对周总理说过对于钓鱼岛没有问题,而周总理不跟我谈。钓鱼岛的问题属于向后看的问题,向后看的问题已经结束了,和平友好条约是向前看的问题,所以这个是中国单方面的提议,我觉得日本外务省现在改变这种说法,这个事情还不成熟。关于这个问题,搁置起来以后,一直到1978年之间,双方就没有发生过摩擦。在中日谈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在这种背景下,1978年4月12日发生了有中国上百艘渔船进入钓鱼岛领域,给日本当时添加了很大的压力,这个事情才平息下来。在4月20日,大平正芳对记者说,所谓尖阁列岛问题应该回到中日联合声明的轨道上来。现在日本要改变现状,我觉得他们最后的结果就是引起中国一系列的反制,可能对双方都不利,但是最后可能是日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谢谢大家。

  近日,日本政府罔顾历史事实、不顾我国政府的强烈反对,悍然宣布“购买”钓鱼岛,实施所谓“国有化”。这是日方公然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非法行径,是伤害中国人民感情、损害中日关系的又一严重事态。对此,我作为一名首都建筑工人同全国人民一样感到强烈愤慨,并予以严厉谴责!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有史为凭,有法为据。中华民族任人欺凌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北京建工集团近10万名建筑工人坚决反对日方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动,决不容许任何国家侵犯我们国家的神圣领土。如果日本继续一意孤行,我们决不答应!我们工人阶级热爱和平、渴望和平。因此,我们坚决拥护我国政府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我们坚信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全体中华儿女的坚强团结下,我们一定能够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非法行径永远不会得逞!我和我的工友们会以更加坚定的信念热爱祖国、维护和平、团结奋斗、捍卫主权,用我们勤劳的双手、百倍的努力和扎实的工作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更加强大,使中华民族永远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各位专家大家下午好!我发言的题目是《团结奋斗,捍卫主权》,9月11日,日本政府与钓鱼岛所谓“岛主”签署“买卖合同”,对其实施“国有化”。此举引发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抗议。中国官方近期密集抗议日本政府“购岛”行为,并采取实际反制措施,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极点基线,此外,中国海监船编队已抵达钓鱼岛外围海域,海监部门已经制定相关行动计划,视情况开展维权行动,宣誓主权。中国政府制定的反制措施,表明了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和意志是坚定不移的。对此有三点意见:一、钓鱼岛自古是中国固有领土。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有史为凭,有法为据。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人最早发现的、命名和利用的,中国渔民历来在这些岛屿及附近海域从事生产活动,早在明朝,钓鱼岛等岛屿就已纳入中国海防管辖范围,中国是钓鱼岛等岛屿不可争辩的主人。日本政府不顾中方的强烈反对,导演“买岛”闹剧,对之实行所谓“国有化”,最终目的是实现对钓鱼岛的侵占,这种行为是荒唐的、非法的。是对《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法律文件确定的对日安排和亚太地区秩序的蔑视和翻案,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的否定和挑战,失信于世界人民。大家知道,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经济停滞不前,去年又遭地震、海啸和核泄露三重打击。举目环顾,东亚力量的对比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日本在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地位进一步下滑,日本政府危机感滋生,甚至不惜铤而走险,执意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打破了中日之间40年来搁置争议的共识,严重破坏了中日关系发展的大局。对此,我们坚决维护对钓鱼岛的主权。绝不允许任何对国家对我国领土进行侵犯。维护国家的领土主权,是每一个中国公民义不容辞的义务。我们坚决支持中国政府对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

  二、中国政府和人民维护领土主权的意志是坚定不移的。钓鱼岛主权之争是一场国家意志的长期较量,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如果这次不把日本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东亚地区将后患无穷。旧中国饱受屈辱、山河破碎,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百年前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中国,中国政府和人民比任何人都珍惜来之不易的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中国虽然一直致力于和平发展,但绝不会以牺牲领土主权为代价,在此问题上,我们中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铮铮铁骨、寸步不让。中国政府和人民维护领土主权的意志是坚定不移的。三、做好本职工作,用实际行动维护国家的主权。我是来自京郊农村的一名村党委书记,我深知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的重要性,面对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大好局面和复杂多变的世界形势,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本职工作,维护中国社会的和谐稳定和经济的健康发展,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将我国建设的更加繁荣富强,用不断增加的经济实力来支持国家对主权的维护。我们将随时了解、观察钓鱼岛事件的动向,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决心和中国政府保持一致,严阵以待,用我们的实际行动为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做出应有贡献。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中外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叫张巍,是一位律师,目前在北京市威宇律师事务所工作,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西城区工商联副主席,很容幸能够作为工商联第九届的代表,参加今天的座谈会。方才听了各位专家、学者畅谈了我国政府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主权的历史依据,下面我着重谈一下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领土的法律依据。我发言的题目是《工商业者、国家律师,捍卫国家主权义不容辞》!从历史角度看:一,我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拥有完全主权有着充分的法律依据。今年九月十一日,在一片反对声中,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最为敏感的时刻,迈出了最危险的一步,与所谓的“岛主”签订了购岛合同,目的是让钓鱼岛“国有化”。更加令人愤怒的是,日方非但将中方的严正声明置若罔闻,而且在侵害中国主权方面变本加厉,九月十二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讲话中宣称,在对钓鱼岛实施国有化方针之后,将举全国之力强化对岛屿及其附近海域的警备。认真研究日方的上述种种言论,我们发现日本对于钓鱼岛的非法主张主要依赖于其“实际控制”,这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根据国际法原则,一个国家对一块土地享有主权,必须满足四大条件: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最早持续不断的行政管辖。我国是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唯一满足上述条件的国家。从历史角度看,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并命名了钓鱼岛。早在1403年,明代《顺风相送》一书中就有关于钓鱼岛的记载,这其中不仅将钓鱼岛命名为“钓鱼岛”,而且详细记载了我国福建省琉球航线上的各岛屿及其名称、航向、里程。现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的中国古代地图,从明朝起就有“钓鱼岛”。这一点,日本的历史学家井上清水教授在其所著的《尖阁列岛-钓鱼岛的历史》一书中也客观的予以承认,根据国际法中的先占原则及有效占领原则,中国早在1403年就通过编制官方性质文献的方式将其纳入版图,在当时就已经构成了国际法上的“先占”,与此同时,中国渔民早在明朝时期就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从事渔业生产,并实施采拾燕窝等岛内特产的行为,实施了有效地占领。这些历史事实是我们中国在国际法上享有对钓鱼岛的绝对主权的法理依据。另一方面,日本学者、横滨国立大学教授村冈忠禧在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也客观的谈到了“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论断的依据。”他谈到北日本成为尖阁列岛的岛屿本来属于中国并不属于留求岛屿。他讲到日本在1895年占领了这些地方是借甲午战争胜利之际进行趁火打劫,绝对不是堂堂正正的行为。所以无论是从历史根据还是国际法原则上看,都足以证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领土。

  二,日本政府的所谓“购岛”完全是非法的、无效的,这丝毫也改变不了日本侵占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丝毫改变不了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土拥有绝对主权。由石原慎太郎几个月前掀起的东京都“买岛”风波,现在已经被日本政府接受,演变成了“国有化”闹剧,但是,主席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当面正告野田佳彦首相时所说,日本的此次行为是非法的、无效的,中国政府和人民绝对不会接受。日本政府以为“国有化”会成为日本窃据钓鱼岛的法律依据。事实是,日本对钓鱼岛的“国有化”不可能对中国产生任何的效力。根据我国民法规定,只有拥有所有权,才能拥有“占有、使用、处分”,如何去“购买、转让”。就连日本的盟友、美国学者贝克尽早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也说道:“你怎么能够去购买别人拥有的东西呢?”因此可以说,日本政府的购岛行为完全是一出闹剧,是自己想当然的行为,是野田政权为了一己私利,为了拉拢日本国民而掀起的转嫁国内矛盾、转移国民视线的行为,是完全错误的。中国有句老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在此,我代表工商业者、代表中国全体律师奉劝日本政府,尽早地悬崖勒马,回到对话谈判中,解决钓鱼岛的问题上来,认清历史和现实,尊重历史、尊重法律,尊重日本大部分国民的意愿,回到和平谈判的轨道上来,停止侵害中国领土的行为。第三,我作为中国工商业界的代表,作为律师界的代表,呼吁日本政府应该认清世界形势。当今世界已经不是列强横行,弱肉强食的世界,当今中国更不是贫穷落后,任人宰割的中国,我们坚决支持我国政府采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维护历史事实和维护正义。我国中国人民绝不接受日本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非法侵占,日方任何旨在窃据钓鱼岛的企图都不可能得逞。我们代表全国工商业者奉劝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立即停止错误行为,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必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第四,我作为工商业界代表、全国律师代表,坚决拥护中国政府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主张。9月10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我国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的规定,领海宽度为领海基线外十二海里,我国领海基线采用直线基线法划定。我们作为工商业界代表,作为律师,作为中华儿女,坚决拥护和支持中国政府采取必要的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坚决与党和政府,与全国人民站在一起。强烈要求日本立即停止一切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中国人民即使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也是铮铮铁骨,何况是在今日崛起的中国。我们有信心、有能力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日本在钓鱼岛的任何图谋终将失败!谢谢大家。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一点,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法理上,都有大量无可争辩的事实和依据可以证明。对于这一点,刚才在座的各位专家老师已经做了充分的阐述。我在这里想说的是,在购岛闹剧背后,是日本的一些政客为了实现自己的私利玩弄的政治手腕,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也把日本广大民众的未来引入了歧途。这个政治手腕是什么呢?他们谋求的私利是什么呢?很简单,大家都知道,无论是现在在台上的日本,还是在野党自民党,很快都要进行党首竞选。作为的野田,如今的支持率比他上台时已经大幅降低,他之所以玩弄这种“两面派”的手法,就是为了迎合日本的右翼势力,就是为了讨论他们,拿到他们的选票,来谋求党首和首相的连任。而处于党内领先地位的自民党竞选人石原伸晃是何处人呢?他是购岛闹剧始作俑者石原慎太郎的儿子。老子为什么那么卖劲?因为儿子想赢得选举。

  所以,无论是石原也好,还是野田也罢,他们都是为了赢得选举,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问题是购岛闹剧,在我看来,不仅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也把日本广大民众的未来引入了歧途。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今年6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就说,如果日本进行“购岛”,那将给日中关系带来极其严重的危机。为此,他还受到了日本外务省的批评。日本众议院前议长河野洋平也曾经公开批评,日本外交理应秉承理性和诚实,以史为鉴,不能无视大局和原则。21世纪不再会是一个单极的世界,它是一个多极的世界。去年,中日贸易额达3429亿美元,中国是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日本政客搞的这出搞到闹剧意味着什么,我想它至少意味着日本正在谋求的经济振兴将蒙受最沉重打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日本的少数几个政客正在把日本广大民众的未来引入歧途,这种说法一点也不过分。如今的中国再也不是百年前的东亚病夫,它日益强大,它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以,中国维护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决心之坚定不容误读,力量之强大不容误读。希望石原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野田也能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日本的这帮少数政客能够看到这一点。如果日本政府还要这样一意孤行下去的话,后面之严重,绝对超出这些日本政客的思维边界。谢谢大家。

  各位领导、专家学者、各位代表和记者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我是首都研究生代表,来自于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今天我很容幸有这个机会能够和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各行各业一起讨论钓鱼岛问题。在第一节活动中,听各位专家学者以非常学术的角度针对钓鱼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从中也学习到关于钓鱼岛的很多知识,开阔了视野。因为平均比较关心国内外时事热点,尤其关注事关我们国家领土主权的大事件,我们知道,钓鱼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国的这一立场有充分的历史和法律依据,可是日本政府却声称钓鱼岛是“无主地”,这分明是无视客观现实,不尊重现实的问题。但是日本政府近期单方面作出“购岛”决定,让我极其困惑不解,因为日本政府缺乏基本常识,无视客观现实,而作出这样不考虑后果的鲁莽、草率而荒唐的政治举动,真的让我匪疑所思了。要知道,现在无论是靠武力扩张还是靠巧取豪夺,任何国家都已经不可能再从中国掠得半寸土地了。作为一名学生,我记得从入学第一天开始,家人和老师对我们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做事情一定要诚信,待人要真诚,我们青年学生一直要按照这一原则来做事情。我个人认为要交到一个贴心的好朋友需要彼此真诚,那么国家与国家之间想要维持长久的关系更应该秉承守信的原则。而日本政府无视中日达成的“钓鱼岛问题放一放,留待以后解决”的共识,否认钓鱼岛问题存在“争议”。一方面派官员来华说要维护中日关系大局,另一方面却实施“购岛”闹剧,我认为简直就是视政治、外交和两国关系为儿戏。让我感到极其困惑不解的是,日本政府作为一个国家政府,怎么能够表现得如此不成熟、不稳重呢?日本政府又将如何取信于邻国和世人?当今中国已不是过去那个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中国了。作为青年学生我们会坚决拥护我国政府为捍卫国家领土主权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和正义行动,始终坚定地与党和政府、与全国人民站在一起。我们将愤怒之情化为报国志,将爱国心化为爱国行。我们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认真学习好自己的专业课知识,提高自己的成绩,用知识武装头脑,我们崇尚和平,但是不会惧怕任何挑衅,我们会坚决捍卫国家领土主权完整和民族尊严!最后,我想代表千万青年学生重申“钓鱼岛是中国的”!我的发言完毕,谢谢!

四不像必中一肖网站| 马会会开奖结果| 五不中公式规律论坛| 东方心经特码网| 2018年同步香港最快开奖现场| 福马堂开奖结果论坛| 123香港本港台开奖直播查询| 创富图库彩色看图专区唯一官网| 香港王中王马报资料| 香港马会开奖记录直播|